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公益慈善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公众号
查看: 398|回复: 0

中国人为什么爱吃瓜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27 17:4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微信
作者:宋爽 来源:新周刊
" Y: g2 S8 g- }  t  ]- E0 K1 {) p% u, `" t  a) S, _$ J' C5 l6 k
嗑着瓜子,看着热闹,没有比这更心旷神怡的事情了。即使是道德上最完美无瑕的人,也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我们需要通过一些不那么光彩照人的渠道来找点乐子,寻求一些安慰。没有几个人会不乐于听见成功人士突然破产、美女明星承认整容、抛弃自己的前任被现任劈腿等消息。尽管这听上去卑鄙又阴险,有幸灾乐祸之嫌,但爱看“热闹”属于人之常情——当然,处于“热闹”之中的当事人心情就不那么好过了。' K4 ?$ R) A1 Q7 n/ @# @; l
, g  R+ F  H  C8 {, j
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在某种程度上认同这种倾向性。“人类对有些事情,比如性、八卦,比对国际争端等严肃话题的兴趣更大。这和人的原始欲望有关系,它们会让人产生兴奋感,产生多种引发愉悦体验的神经化学激素。这种看‘热闹’不仅带来心理满足,也带来生理满足。”% h3 C0 w7 Y7 g$ `! I4 G. u  a  a

, O  F9 _/ x% c, P不论贫富,都会吃瓜0 @$ R* P8 j$ E0 K; H% ^+ M5 ~% e; T

* w  A1 D- n: b* u( D  `在彭凯平看来,“吃瓜群众”不是什么值得追捧的词。它代表的无非是“无责任、无判断、无担当”的三无心态。“看热闹和他个人没有利益冲突,这正好可以满足吃瓜群众的诉求,比如填补空虚的内心、消磨时间,给自己找点事情干。”
+ p8 N4 q' q" m1 k: D7 X
1 j  l' ?' g( [) {% B' @1 \$ N乍一听,吃瓜群众简直有点不可救药,但产生围观诉求是合情合理的,“看热闹”属于人类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,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人们在遭受困难与挫折时,做一个吃瓜群众看看热闹,能够减轻或免除精神压力,让人恢复心理平衡。简单来讲就是,当我们生活不如意、活得不如别人的时候,就会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。: Z, u/ z" Y5 h4 [! ^4 P

; o# E" D4 a6 I) l+ b# d2 g! C1 X“典型的心理防御机制就包括酸葡萄心理,”彭凯平说道,“人们通常会说,你看那些名人和成功人士,他们其实活得没那么好,只是看上去好而已,谁还没有烦心事,等等,聊以自慰。因为人是需要自我平衡的,我们需要把自己想得很好、受人尊重,而实现这一心理需求就需要借助社会比较、社会关系来满足自我认识。我们之所以关注别人,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关注自己。通过别人的样子,能更好地了解和安慰自己。”( {! `2 l2 g& ?

4 o* B: R4 M# i  H) _: e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中被称为“镜像效应”。“人们会把他人当作镜子,如果别人过得很好,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显得自己过得不好,这就让我们不开心。人们会倾向于忽略这件事情,这就是另一种防御机制——否认;而如果别人过得不好,我们就越发想去关注他,甚至关心他,因为这从另一角度反映出我们过得很好,至少没有遇上太大的灾难或羞辱,这对我们的自尊心也是一种补偿。”6 \; @4 t, _% X  \) S1 _0 ]
' |# I& y# o- _( J+ I
王宝强事件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,是因为它戳到了人们的痛点。一个明星在一夜之间一无所有,被劈腿、被敛财,情节跌宕起伏犹如狗血连续剧,这让人在为他心痛之余,也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自我疗愈感。人们会想,“虽然我没那么多钱,也没人认识我,但毕竟我老婆还睡在枕边,我的钱还乖乖地待在卡里”,很多人头一次对自己本来并不如意的人生产生了认同和满足感。
' w2 ]! b8 E4 r; R- Y5 B) r3 U/ c  G! y
“心理的弱势群体是吃瓜群众的主要组成部分”,彭凯平指出,在很大程度上,吃瓜群众不分社会阶层和经济实力,他们需要通过不断地比较、观察别人的生活来获取对自己人生的认可。
- Z! [0 H2 O5 U  G
5 W$ O* }/ y2 a: ]4 `0 n+ `吃瓜群众有一种危险的道德优越感
; C+ }9 y: U% V7 y) {/ s" R0 |6 A+ _; \, G6 C. ~3 D
彭凯平认为吃瓜群众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危险性,这种危险性来自围观者对被围观的人所产生的“莫名其妙的道德优越感”。
" H, `% Y3 d! r0 P
5 w2 @$ \6 p0 o  y3 c8 W“当人们相信自己的道德比他人高尚时,便会做出不道德的事情,并且会自动认为这么做合情合理、天经地义。历史上发生过的大规模残杀就是道德优越感的体现。犹太人被迫害,正是因为德国人认为自己在道德上比犹太人高尚许多,所以灭掉这些人是应该的;侵华战争时,日本人认为中国人很肮脏、很懒,同样会产生道德优越感;‘文革’时,自诩为工农子弟的孩子对出身不好的人实施所谓‘无产阶级专政’的暴力行为,打他们、杀他们、灭他们,都是源于对自己的阶级所产生的天然的道德优越感。”
* N0 Z3 E+ I+ S8 q: b7 h3 o6 N% f- u# k  g2 x, p  c
这就是“道德执照效应”(moral licensing),日常生活中,一个人做了好事之后再让他做一点不道德的事情,他就会心安理得了。就像一个想减肥的人,在认真锻炼一整天之后,就不会为晚上吃了一个冰激凌而感到无比懊悔,毕竟他已经锻炼了一天了。
) D3 c: [) t7 t* f
" r8 _# R7 c0 _中国人似乎是全世界最爱看热闹的民族之一,不论从心理距离还是物理距离,我们希望和别人离得越近越好,对各种事情掺和得越多越好,在这种无边无际的纷纷扰扰之中,人们不可思议地获得了自我认知,尽管这种自我认识几乎完全来自和他人的比较,以及他人对自己的评价,但最终还是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心理平衡。
$ i( Y) T3 g9 ^7 Z
% D* O6 F8 `* s“中国的集体主义文化,让我们没有太多的个人和社会、他人的距离感。我们喜欢和别人的生活连在一起,喜欢关心别人的事情,这和中国的农耕文化有关,也和我们的教育、文化传统密切相关,”彭凯平说,“哪怕出趟国我们都说要代表中国,而不是代表自己。”0 ~' \2 j6 o5 t, U
- k( w. x( o6 ~+ }4 _/ z
此外,彭凯平认为中国人有泛道德主义的倾向。“我们愿意把很多事情用道德来判断,包括对人性的基本规律以及社会的自然规律,我们都想赋予道德判断、道德意识。”
4 j- V, C3 [: I$ y7 }3 e
( o3 t) O/ H( E0 n/ u2 z# A而这些特质叠加,就显得国人尤其爱管闲事、爱八卦,不注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。“在工业化比较早的国家,人们更早意识到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每个人都有隐私。”
9 X+ Y# x! z# r
) F! U# _- j3 V/ |! A吃瓜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
7 O" X0 w5 J0 t7 e* O: P) s; E0 F6 f2 l7 W" P8 Q2 z
不可否认,吃瓜群众的存在仍然具有合理性。对于每一个看热闹的人而言,潜意识里仍然对社会事件持关注态度,并且认为社会是需要公平和正义的,这对于个人自尊的实现以及心理平衡有很大裨益,所以在满足个人心理健康上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6 B/ n' W* v6 u2 u; t% e/ g0 V7 s0 Y- p7 z
但彭凯平认为,从社会角度而言,围观的负面作用大于其正面作用。“围观有时会破坏距离感、规则感和法律感,会造成对他人的伤害、对社会正义的伤害、对隐私的侵犯,甚至出现大规模的集体迫害行为。”9 p+ Y; r/ C$ X) n; T
4 Z1 R+ _( j1 i' U% e1 o  [* v
而另一种围观,诸如微博、朋友圈对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,大量转发所带来的舆论压力和社会关注度,在某种意义上也的确推动了社会进步。对此,彭凯平的态度颇为谨慎。“这是不争的事实,当人们面对社会突发事件时,尤其是我们能够迅速对事件做出价值判断时,大规模的集体行动的确会产生较大的作用,但反过来这也是个悲剧——那么多社会事件为什么需要老百姓的围观、靠草根群众的振臂一呼才能获得关注?”
2 [" F  q9 G4 F; P  e% d
2 z8 p' H0 ]7 q# G6 |( Y彭凯平认为,在一个正常的、理性的社会,群众围观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。从长远角度讲,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好事情,也算不上进步。$ t$ x8 \: h+ J, d' h

6 _$ @3 `. Y* y8 t: e9 e“这反而说明我们其他的诉求渠道不畅通,”彭凯平说,“我们竟然需要靠媒体上的群众起哄来解决问题,这是个悲剧,是不应该出现的现象,这样的事情越少越好。中国需要建立真正的媒体监督机制、真正的人民代表制度、真正的民主沟通交流制度,围观绝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6 j- r" j; a* j0 m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公益慈善论坛 ( 京ICP备14001025 )

GMT+8, 2017-10-22 16:25 , Processed in 0.186006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